旧版回顾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网站地图
 
  学子风采
当前位置: 首页->学团工作->学子风采->正文

工程学院思想政治教育系列之“苦难的升华”

时间:2017年10月07日 07:43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阅读:

苦难的升华

——读《活着》有感

工程学院青马学会 任帅琦

生命坎坷,生活艰难,难得的温情也被一次次死亡撕扯的粉碎,只剩得年迈的福贵和一头老牛在夕阳下的回忆。《活着》,就是一种修行。

一位中国农民苦难生活的真实写照,也曾得意而不知愁滋味,更多的却是苦难,讲述了绝望,描写了人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。起起落落,悲悲喜喜,最是打动人心。

“我”在年轻时,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——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。遇到“徐福贵”老人,听他的回忆,讲述了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。作为地主家少爷的“福贵”年轻时嗜赌成性,被人算计,赔光了家产,一贫如洗,父亲郁闷而故。这个打击如一瓢冷水,使福贵清醒过来,决定重新做人。从此,他成了租种过去属于他家的田地的佃户,穿上了粗布衣服,拿起了农具,开始了他一生的农民生涯。不久,他为生病的母亲前去求医,却没想到半路被国民党的部队抓了壮丁,辗转两年,又成为解放军的俘虏,一波三折,终于能回到家乡。可是这时,他的母亲早已故去,女儿凤霞也在一次高烧后成了聋哑人。母亲死前还一遍一遍对他的妻子家珍说:“福贵不会是去赌钱的。”

一家的团聚,短暂的温馨过后,真正的悲剧渐次上演。福贵经历了与每个亲人、朋友的悲欢离合:为了让儿子有庆上学,他把女儿送给了别人,不久后女儿跑了回来,全家重又团圆;县长的老婆生孩子需要输血,结果儿子被一不负责任的大夫抽血过量致死,后来发现县长竟是福贵在国民党军队时的小战友春生——春生在后来的文革中经不住迫害,悬梁自尽;几年后,凤霞嫁了个好女婿,可不久死于产后大出血;两个孩子去后,妻子家珍也撒手人寰,只剩下他和偏头女婿二喜、外孙苦根祖孙三代相依为命;几年后,二喜在一次事故中惨死,福贵便把外孙接到了乡下和他一起生活,生活十分艰难,就连豆子都很难吃上,福贵心疼体弱的外孙,还是煮了豆子给苦根吃,不料却因吃太多的豆子,被撑死了…… 最后,福贵买了一头要被宰杀的老水牛,也给它取名叫“福贵”,一个人平静地生活下去。

死神总是毫不怜惜的将徐福贵生命力的美好一次又一次的摧毁,正如鲁迅先生所言“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”。所有的亲人的都离世了,只剩下的年迈的徐福贵,或许说老牛是他唯一的陪伴,佛曰,人生有八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长久、求不得和放不下。福贵经历了太多哀伤与辛酸,却也有最珍贵的幸福,他相信自己的妻子是最好的妻子,他相信自己的子女是最好的子女,还有他最好的女婿和外孙,还有那头老牛,还有生活的点点滴滴……

长的是苦难,短的是人生。《活着》就是一种升华,经历的升华,人生的升华,苦难的升华。内战、三反五反、大跃进、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,尝遍人间冷暖。“人都死去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,真切的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,写尽一生的惦记,置身于时代关照了贫苦岁月与人性不灭。挣扎的而岁月,有无奈的命运,只能悲凉的活着。”所有的浮华终将朴实,开局与结局,充斥着漫漫人生路,活着与死亡,考验着平淡的旅途。

福贵的口气一直平平淡淡,似乎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,而他是旁观者。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真切,但他自己却没有很强烈的感情投入。甚至故事里还有了许多让人忍俊不禁的场面。富贵的讲述很直白,却很吸引人,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故事牵住,不断想知道接下来的事。他做地主少爷时的放荡、颓败,现在看来只能是他人生的一段黑点。那些富有却不会珍惜的日子早如流水一去不返,只能成为脑中回忆。或许限于自己的文化水平,福贵并不会用很高级的词语来修饰自己的心情。开心的事就会开心的笑,发自内心的笑。难过的事也没用很忧伤的词语形容。“说完我就呜呜的哭了起来”、“我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”、 “那是哭得,把腰哭疼了”福贵似乎没有伤心到去死的地步,每次的伤心似乎程度差不多。这也是他能活下来,一次次挺过悲痛的原因吧。或许他早已学会了怎样善待生命,默默的承受生命之重,但是他无怨无悔。而且经历了太多的痛苦,他似乎变得越来越通达。

福贵在叙述自己一生的时候,并没有很多波澜壮阔的场景描写,最多也只有在面对死忙的时候,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,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,让人看着只觉得平和,但内心却有一点说不清的冷清孤寂。

作者余华致力于“作家的使命……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”,“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,对善与恶一视同仁,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”。于是就有了1992年的《活着》。余华在《活着》的自序中写道:我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,就是这篇《活着》,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,对世界的乐观态度。写作过程让我明白,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。正如他所说,小说的主人公富贵有着对苦难异于常人的承受能力和乐观态度,他的一生经历了自己的大起大落,经历的身边的人失而复得和最终一个个离他而去,当最终他世界上的亲人一个不剩的时候,他也变成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他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亲人逝去的苦难了。他买了一头牛陪伴他,把它当成自己死去的亲人们,他的一生正如他唱到的那样——“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,老年做和尚”。

中国过去的年月所发生的一切灾难,都意义发生在福贵和他的家庭身上,接踵而至的打击或许令我们无从同情,但作者至真至成的笔墨,跨越时间,见证几度动乱,纵然夹杂着艰辛与泪水,老百姓依然承受着,笔触间已将福贵塑造成一个存在的生活的英雄。当这部沉重的小说结束时,活着的意志,是富贵身上唯一不能被夺走的东西,从这样的意志中,我们也深刻明白,活着有希望,怀揣希望,就会实现梦想。

淳朴的乡土的风格,没有煽情的陈词滥调,每个悲剧都是沉重的悲痛,麻木到疼痛再到平淡,朴素而粗粝的史诗,斗争与生存的故事,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残忍与善良,一次次挣扎,一次次拷问,一次次冷酷。真正的单纯只见内在,是一种提升智慧的能力,是看问题的敏锐。面对无穷无尽的社会实相,没完没了的口耳相传人们很难保持内心的单纯。所以敏锐的头脑是至关重要的,洞察世事,透视现实,当头脑和心灵变得单纯,并因此而敏锐时,不是任何形式的而强迫,那时我们才能说看到了真相。当每一个人了解生存和关系的整个过程单纯就会到来。“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裸露着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着他的儿女,土地召唤着黑暗的来临。”单纯的活着,一起简单的美丽与朴实的力量召唤着人心。